互联网巨头烧钱竞争,只是为了一个目的,我们应把资本关进笼子里

最近社区团购火了,社区团购是干啥呢?其实就是卖菜这点事,社区团购要干的就是通过手机下单买菜,然后可以到小区附近的便利店去取,或者小区里兼职的可以把菜送上门,这个生意模式听起来像是疫情期间买菜不方便搞出来的,但现在不得了,在全国范围内搞的风生水起,为啥呢,因为互联网巨头掺和进来了。

到现在,基本上几大电商都开始进入这一块,然后各种补贴,各种让利,各种方便,各种好处一时间全都来了,按相关的统计,现在超过70%的社区团购团长都在三四线及以下城市。这说明一个啥问题呢,就是小城市那些以卖菜谋生的人,生活也将不可避免的受到这些互联网巨头的冲击。

互联网巨头烧钱竞争,只是为了一个目的,我们应把资本关进笼子里

有人做了个对比,同样都是互联网精英,美国的马斯克,搞的是可回收火箭,特斯拉电动车,脑机接口,想的是探索宇宙,改变人类。中国的精英,想的则是怎么把小城市菜贩子的生意也给抢了。这个对比说实话,有点片面,但确实也折射了一些问题,那就是国内的资本到底在追求什么?

当精英们赶上中国崛起的时代大势,他们从一开始抱着改变世界的初心出现,但是壮大起来后,往往却成了资本的打工人,只知道追求利润最大化。这在过去屡见不鲜,现在在社区团购上又开始上演,这不是第一次,肯定也不会是最后一次。

资本吃人五步法

自古深情留不住,总是套路得人心。我把资本在国内运作的这一套商业模式总结了一下,取了个名字叫做“资本吃人五步法”,大部分玩这套的企业,在五步之内就倒了,然后是一地鸡毛。少部分的走完五步之后,摇身一变,成了垄断巨头,就要开始吃人不吐骨头了。知道了这“资本吃人五步法”,就可以对现有的各种商业模式做个对比,看看套路玩到哪一步了。

第一步是讲一个商业故事,比如社区团购,买菜是刚需,市场规模几万亿,空间很大。第二步是引入资本烧钱,比如这次就是几大互联网巨头都开始进入了,各种补贴烧钱,用户数据快速增长。第三步是熬死对手,比如加大补贴力度,让对手跟不下去,最后退出市场竞争。第四步是上市,风险投资的资本到这里就以变现了,因为这时候有了垄断地位,就可以营造一个盈利预期,然后上市,最初的风投大部分会转手退出。第五步涨价保股价,新进入的资本接了盘,就会要求利润增长,才能推涨股价,才能使投资增值,所以到这里的时候,就会拼命的压缩成本和两头涨价,追求利润最大化

互联网巨头烧钱竞争,只是为了一个目的,我们应把资本关进笼子里

每一次大资本看到一个机会,总是用大幅补贴来争取用户,这个时候看起来他们就像在做慈善一样,但是实际上呢,这是资本之间在拼实力,想法只有一个,就是用烧钱熬死对手,熬死之后呢,就成了一家独大,说白了就是要烧钱打造一个垄断地位,然后就可以赚取垄断暴利了。

从团购网站到共享单车,从打车软件到租房app,几乎都是同样的套路,这里面失败的那一方呢,无一例外都是一地鸡毛,过去好一点的是还有投资方承担损失,现在套路越来越深,都在玩空手套白狼,通过押金把用户的钱套进去,最后还是用户买单,相当于一开始占的便宜,全部都是用户自己掏的钱。

那胜出的一方呢,基本上从对手破产的那一刻起,就会宣布涨价,大多数人到最后都会发现,不但体验变差了,成本还比以前高,因为这个时候就到了资本认为可以加倍返还的时候了。现在大家可能也都感受很明显,在互联网领域,是资本化竞争最充分的市场,结果呢,经过这不到20年的发展,几个大厂开始变成巨兽,垄断格局初步成型。

而这些平台上,先通过补贴把渠道占领,然后一有了垄断优势,就向用户和商户两头加价,传统渠道被打碎,想回也回不去,但是干下去,越来越多的人发现,最后是在给平台打工。过去的补贴早晚加倍会找补回来,一有点竞争,背后的资本就会撮合合并搞个垄断托拉斯,只想躺着收钱。广大群众的财富就这么转移到了互联网资本手中,而且这个趋势越来越严重。

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特别不好的影响,大树底下不长草,小的互联网企业融资发展,基本上都迈不过去巨头这道坎,要不就要收过路费,什么是过路费呢,就是互联网流量的入口都掌握在几大平台手里,要想借过,就得交钱。再要不就得出让股权让他们横插一杠子收编,现在的互联网企业已经变成了几大派系了,不投靠一派,就既没有流量也没有资金,把你逼到绝路了还是得卖身。

互联网巨头烧钱竞争,只是为了一个目的,我们应把资本关进笼子里

过去国企在关系国家命脉的领域垄断,价格调整还得搞个听证会,这些互联网平台的垄断基本上资本说了算。移动通信国家还分了三家竞争,还强制每年必须降费多少,而这些互联网平台,你去看他们的报表,哪怕市值已经几万亿了,每年利润还在以30%左右的速度增加,年年股价新高,背后都是一茬又一茬的实体在输血,这就导致了社会财富在向互联网精英头部集中。

垄断的没有生存压力和创新精神,创新的又没空间成长,说小点这会严重阻碍未来5G通信应用的创新落地,说大点会阻碍我们在下一场科技革命竞赛的竞争力。然而互联网巨头,俨然已经成了资本的寄生宿主,加固平台,扩大垄断优势,以争取利润最大化,成了他们的唯一目的。

他们的手伸的越来越长,已经伸进了两个核心领域。

金融和媒体

在美国,一百多年前,最主要的其实也是以产业资本为主,都是在以电力为基础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后,通过各行各业的发展积累起来的资本,发展到后来,他们都发现了一个秘密,那就是搞金融比搞实业来钱快,还省心省力。但是随之而来的也有一个问题,那就是大家都去搞金融了,谁来搞实业呢?

因为一般意义而言,实业才是创造财富的方式,而金融是优化资源配置,为实业来服务的。那么一个社会要持续的发展繁荣,就需要有人发展实业有人劳动才行,所以后来他们发明了一套吃人不吐骨头的办法,那就是垄断金融资源,当实体企业要发展要融资的时候,他们以资金为筹码参股入股,这样可以分红。除此之外,如果有不愿意出让股权的,还可以利用每隔十年来一次的金融危机,低价收购趁火打劫。

互联网巨头烧钱竞争,只是为了一个目的,我们应把资本关进笼子里

基本上华尔街这个套路,上百年下来,战无不胜。现在的创新企业去美国找风投,上市融资,都离不开华尔街的金融机构提供服务,否则很难有机会获得大量资金,但是一旦与他们合作,基本上就是股权不断稀释的开始,从微软到苹果,谷歌,脸书无不都是走的这么一条路,韩国的三星,台湾的台积电,基本上也是如此,我们的互联网巨头也一样,基本上最大的股东都是国外资本。

这种情况的出现不是巧合,这是现行世界由金融资本定义好的发展模式,有一套完整的流程,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实体企业发展壮大,必须让金融资本分一杯羹。中国可能只有少数几个例外,比如老干妈,比如娃哈哈,就总有人想劝他们上市,还比如华为,华为自己也说了,如果他们在美国上市,那可能就没这么多麻烦了,可偏偏是华为跟全世界哪的资本都不合作,他们号称永不上市,这简直是对全世界不分国界的资本,一种资格的侮辱。

国内的互联网资本,发展到现在不过短短二十年,其本质上跟国外的金融资本是一脉相承的。资本的属性决定了其本能,所有的资本发展到最后必定要向金融资本靠拢,所有的金融资本发展到最后,必定会觊觎权力。互联网资本在国内发展壮大后,现在也有明显得迹象,在往两个方向延伸,一个就是向金融资本转化,一个是大举向媒体进军。

互联网巨头烧钱竞争,只是为了一个目的,我们应把资本关进笼子里

我不太懂资本进军媒体的意图,可能是担心影响力不够大,但是我们也可以对比一下美国,这次在大选前后,可以看到媒体对于舆论的控制和影响,确实会起到很大的作用,但是我们与美国毕竟不同,这种影响力实际上是一种,边界模糊却又危险的权力表达形式。

我们还是可以对比一下华为,华为作为国内的通信技术企业,其2019年营收8588亿元,而阿里巴巴2019财年营收3768亿元,腾讯营收为3772.亿元,华为的总收入比后两者之和还要多,但是华为没有任何涉及金融和媒体的业务,而其他的互联网巨头企业,真的是哪里有容易钱就往哪里钻,从互联网金融的小额贷,到各种时兴的概念,背后无不有他们的身影。

为什么他们可以无处不在,就是因为他们已经长成了庞然大物,垄断了信息时代的各种与信息密切相关的资源,进而以此为基础,不断向各个领域伸手,互联网大厂走过的路,寸草不生。因为他们几乎把传统产业的生态和平衡,破坏殆尽,他们用”资本吃人五步法“扫荡过后,即便失败退出了,这里也很难在建立起新的生态和平衡,而一旦成功,之后就是要求变本加厉的回报,这就是他们自诩的颠覆和创新。

互联网巨头在生活领域的创新,往往要求在监管层面给予更多的空间,他们蒙着眼睛往前狂奔的时候,口中喊着创造了互联网时代,好像他们是这个时代的王者,然而真是如此吗?

到底是谁创造了时代

在信息时代,我们的赶超其实就是最近这十年的事,我贴上一张股票的十年走势图,你可不必惊讶,下面的这就是中国联通的股票K线图,可以说差不多是十年如一日,维持在5块钱附近震荡。

互联网巨头烧钱竞争,只是为了一个目的,我们应把资本关进笼子里

与他相似的还有中国移动的港股股价,甚至比十年前还要低一点。然而与他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阿里,腾讯的股票,年复一年的创新高,这背后是什么原因呢?很多人会说,是国企的盈利能力不行。

这是只看到了问题的表面,看起来移动联通的盈利水平确实不高,支撑不了更高的股价,但本质上来说,他们与互联网巨头企业一样,甚至在移动互联网的流量上,拥有更加垄断的地位,如果他们想增加盈利,那再简单不过了,只需要提价就可以了,而且没有人可以反对,但是他们不能这么干,为什么呢?因为国家不允许。

那互联网企业控制下的各个行业,为什么快递不断在涨价?为什么外卖运费在涨价?为什么打车app在涨价?为什么他们平台上的商家服务费每年都在涨价?更重要的,为什么每次别人骂他们最后声音总是越来越小,不了了之?移动联通投入巨资建设移动通信网络,完全有实力把这些互联网巨头的流量掐掉,限速,然后让他们按照访问量交接口费,这在技术上并不难实现,为什么不这样做呢?

很简单,因为他们不能与民争利,这是国家的意志。而互联网巨头利用自身的垄断地位,希望把各个行业的利润都吸干榨尽,体现的却是资本的意志。那这个时代,信息时代的建设,到底是谁在不计成本主导,谁在不计回报创造?当资本讲出一个故事,说要改变这个世界的时候,其实他们往往还漏掉了后半句,那就是最终他们改变这个世界,只是为了攫取更多的利润。

互联网巨头烧钱竞争,只是为了一个目的,我们应把资本关进笼子里

移动联通这样的国企,一旦有涨价,有任何服务不到位,马上全社会就各种批判接踵而至。而互联网资本主导的企业,涨价,服务不到位,却总是能变成监管太严,自由发展空间太小的问题,比如外卖送晚了,最后大多变成了顾客和外卖小哥的矛盾,却不知道30分钟时限是谁设置的。而且往往这种两种标准的批评声音,大多数时候还是来源于同一批人。

前十年,我们从国企层面让渡经营利润,从用户层面让渡隐私权利,成就了一批互联网巨头企业,终于使我们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在宏观上具有了一定的领先优势,这不是哪一个企业和哪一个人创造的时代,这个时代,是由国家和人民一起创造的。现在到了信息时代叠加人工智能时代到来的前夜,而且外部世界还面临着激烈的竞争,原本指望他们壮大了能走出国门,但实际上,在国外只有华为这样的企业孤军奋战,而我们的移动互联网巨头们,却在拼命的内卷,争得头破血流。

不但如此,他们的垄断,确实已经影响到了小互联网企业的创新和成长。现在的小企业创新,很多都是只能在他们的基础上创新,这本身就失去了立足的基础,要是颠覆性的创新,往往面临着三根大棒,首先就是抄袭,抄不成就收购,收购不了就围剿,这对于创新已经是一种严重的阻碍。

当创新者变成了垄断者,往往自身就会成为创新最大的障碍,这种障碍,在时代的潮流面前,是螳臂挡车,现在,我们的反垄断指南,已经利剑出鞘。

互联网巨头烧钱竞争,只是为了一个目的,我们应把资本关进笼子里

最后,把资本关进笼子里

曾经有这样一个寓言故事,说少年勇敢,不惧恶龙,当他怀着理想杀死恶龙之后,得到了恶龙的财宝,最后他却变成了恶龙。这个恶龙,也可以理解为资本,一个想要改变世界的人,当世界已经因你而改变时,拥有庞大的资本,最要小心,别让自己变成资本的奴隶。

资本本身只有贪婪的本能,不会有道德的自觉,就像西方曾经反过来呼吁过的一样,我们也要呼吁,把资本关进笼子里尤其是具有垄断地位的资本。只有把它们关进笼子里,给”资本吃人五步法“划出边界,并要承担相应的责任,才会有良性的竞争。

把资本关进笼子里,或许才有可能让他们回归少年的初心,继续那些曾经想要改变世界的梦想。

分享:

评论